查看: 1048|回复: 0

迷茫的我-真实强制戒毒全过程记实录

[复制链接]

28

主题

34

帖子

147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47
发表于 2017-12-12 16: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前两个星期的早上,我一家老小三口抵达深圳我姐家,决定在此实行强制戒毒。到达之后不过数时,开始发瘾,连续泡了两个热水澡,白天打发过去。至伴晚体瘾难熬,我对我妈妈说不行,我要去买药。拿了点钱出门至药店,没想到想买的药药店拒卖,心中激愤,后悔在家里没买。一转念直奔罗湖春风路,以前在网上看见那里有盘踞的吸毒者。

迷茫的我-真实强制戒毒全过程记实录

迷茫的我-真实强制戒毒全过程记实录

南山至罗湖,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心里充满了期望。找到了网上揭露的地点,时过境迁,无任何痕迹。此时脚步蹒跚,身体承重,心未绝望,沿着四周继续探寻,无果。附近立交桥下,几个拾荒流浪者开始在打地铺,我找定一个,上前敬烟,直接询问。老人说在深拾荒两年,无儿无女,以前在此见过有些残疾人吸毒,现在被打击了。我知道无希望,又不死心,继续找到另一个年轻人询问,牛不对马,还被调侃一番,说去东莞有。夜色渐深,不敢浪费时间,拖着脚步走近火车站。妈的深政府,把个火车站搞的那么干净,不像广州站。我闻不到一点气息。绝望,回头,再晚怕没车回去。接我姐电话,在购物城等我。直下地铁,晕沉难受中到达,感觉地铁出口的路很长很长。出了地铁口,体瘾严重发作,看见我姐如遇救星,姐给我点钱,我要去广州买药,顶不住了。说完用手机直接砸头几下。我姐见我这样吓坏了,赶紧取车上车。在车上问我咋办,我说去就近的汽车站,她只好带我去,一路上劝我要祈祷信主,车上放着赞美歌,这歌我听着全身发麻,当然体瘾继续。到了个汽车站,近十点关门了。我真气恼,浪费一个晚上在春风路。我无法开口叫我姐开车送我去广州,只好先回去。一夜无眠煎熬。
  千辛万苦熬到天亮,好在我姐上班时间很早,七点多带我出门至奔福田汽车站,耽误的时间不多,十一点左右我到了我想了一夜的广州火车站,可心里又隐隐不安,我知道的拿货地方会不会受打击而不在了呢。不过就算不在了,我有信心重新找到,广州火车站太乱了,我不相信它能打击干净,我知道这里有货拿有十年了,而且不需要知道上家是谁,随便能买到,我以前路过买过几次。奔到站边某立交桥下,欣喜得眼泪快掉下来,立交桥下还有铺盖还有人。城市有立交桥真好,能为这几个遮风挡雨以此为家,要不我到哪里去找他们啊。惊喜没忘警惕,四周巡视一番,路口虽有保安路警,我能确定是木偶摆设,迅速接近交钱,拿五个,再拿一只笔。对方很平静看我一眼,收钱拿东西,不过针多收了五元钱,说是外地买来的。我哪计较这,不送就不送吧。五个小包到手,就近买只两元的矿泉水,进入流花宾馆,一楼的厕所十年前我就享受过,五星级的天堂,我又重温了一次。祝福流花的老板,财源滚滚,不要倒闭。在里面先打了一针,缓过劲来,停了一会,觉得不够,再来一次彻底舒坦。其他无话,满足地回了深圳。
  药呢,回去后家里人问。我掏出三个小包包,辩解说买不到药只好买它,直接戒太难,要用递减法,先把量减下来。这种逻辑他们暂时在怀疑中接受。三个包包丢在餐桌上,我计划一天一包,减下量来。

  当天晚上,我舒适得躺在沙发上,一只眼睛看着电视,一只眼睛看着餐桌上的两个包包,12点不到,再用一个的想法轻松的战胜留着明天用的想法,家里几个人在楼上梦游周公,我坐在厕所里,怜惜地来回抽动针管,心里感叹珍惜,我知道这种享受不会太多了。

  第3天早上起来,扫视餐桌,两个包包还在,我妈妈在楼上阳台洗衣服,没二话,虽然不难受,我也抵制不住先用一个的诱惑,钻进厕所,快速解决一针。两天一夜,5个用2个,3个剩下1个了,看来我几天递减的计划要泡汤了。既然这样,到了下午,在没人关注监督的情况下我基本没犹豫就把剩下的一个用掉了。心里下狠心吃饱再做鬼,明天开始熬吧。

  晚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餐桌上没有包包了,我看着电视,一只想着心事。明天咋办呢……出阳台,看着对面夜幕下的南山,心绪波动,难以自己。我2年没来深圳了,这个我第二熟悉的城市,我爱过恨过的城市,我付出7年最美好青春的城市。上次来深圳待了几天,临走我泪流满面,我姐问我哭啥,我说没啥,只是看到从前。我姐陪我哭,说了句逝者以往,珍惜将来。话尤在耳,我又来了,而且因为同样原因。我想当时我脸红了。回顾大半生,除了羞愧没剩半点。93年来深圳,00年带着毒瘾离开回家,兜兜转转反反复复11年,还在毒害里沉浮。我心里经常在想为啥家里的亲人一直没有放弃我,如果没有他们,我还在尘世沉浮吗。唉,慢慢说吧,趁能睡觉赶快睡,明天想睡也不成了哦。

  第4天,也许昨天还算满足,我起得很晚,无所事事的打发到近中午,恐惧感突然降临,身体随之配合反应。我一咬牙,快步上楼,我姐在楼上卧室,我妈在阳台。我进入卧室,直奔主题,话语坚决果断,姐再给点钱我去躺广州,我姐惊讶地看着我,你还要去啊,你不是来戒的吗。再去最后一次,就拿一点,我是递减法,量已经慢慢地降下来了,还差些效果,不要功亏一篑。我姐找我妈商量,商量也会给啊,我无把握不会开口,一个心软,一个心善。说好啊,最后一次,我快速的下楼,脑后听到这一句。
  自己走到街边公交车站,看到有到宝安汽车站的,先到宝安车站,临上车,想起2小时的车程头皮发麻,就试着问站旁摩的的有无路子,多此一问。上了到广州的大巴,十分钟一数数,近两个小时又来到流花。在流花宾馆的厕所里又喜乐了一番。20分钟后,坐上了回深圳的车。回来我没数数,很快就到了南山。气力十足得回到我姐家。赶上晚饭,吃了个巨饱。我那么多年胃口还是不错,没少吃,当然,发瘾时也是吃不下的。这次带回来两个包包,任然丢在餐桌上。晚上无事,精力充沛得和我妈吵了一架。睡得早,没动那两个包包,也指望靠这两个开始戒。

  第5天,起来后心瘾来临,毕竟昨天少用一个,马上就用了一个。看着剩下的那一个,心里后悔昨天没多要点钱,先不管吧,我是递减法,留着明天用,也许后天就不会那么难受了,以后再熬熬,也许就行了呢。
  我买来的包包份量其实很少,也就和家里50元差不多。来之前我在家每天是200的量,比较起来这几天算少用了,起码达到了递减的目的。到了晚上我以这样的理由把剩下的那个用完了

  第6天早上,身瘾如期发作,与之相伴而来的是我卑鄙的人性。我姐上班没在,我老妈和女儿在家里。再给一次钱吧妈。这次虽然费了口舌多些,还是如愿拿了200多,除去130的车费,还是拿了几个包包。
  这次路上时间耽搁得久点,去的时候大巴里放了刘欢的从头再来,这歌我太熟悉了,没想到此时又听到,又触到我的软弱,又是让我泪流满面。多少次我心里发誓要从头再来,可多少次又沦落如初,此时沦落的心哪里可能如歌般振作,无奈伤感还有点破罐破摔。我临到夜晚8点还在回来的大巴上,接到我姐的电话,你咋么又去了广州,你说的话不算数吗,你还是别回来啦,该去哪去哪吧。我无语,心里想我身上要是还有钱,我可能真不回去了。
  近10点,回到家,只对我姐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还差点效果。然后把剩下的两个包包交到我妈手里,说你要强行控制,36小时再给我一个,48小时再给,过后就能达到递减效果再不需要了。他们再没说啥,一夜无事。

  第7天上午,我对我妈说发瘾了先用一包的一半,止了瘾好吃饭。她看我那样就给了我一个包,只说一句还没到时间吧。我纠结了几秒钟,在厕所里还是把一包全用完了。一包的一半太少了,根本止不了啊,反正还有一包,你隔久点再给我。我妈听了回了一句,你这人永远没句真话。
  没有足量小白的压制,到了夜晚,我又开始无眠了。12点强制入睡,辗转反复,思之念之至3点,无法释怀,蹑手蹑脚走上楼,轻轻开了我妈的卧室,找到她的裤子,口袋里一摸,失望,除了几十元,没有见装包包的烟盒。放哪去了呢。我退去,在下面各可能位置翻找,无果。唉,一包小白要难死我吗。好在我在我妈面前已经没有羞耻心了,直接上楼敲门,妈,把那包给我用完。老人家迷惑之中愤怒就问才过多久,你又要。长痛不如短痛,我能熬过48小时就能戒掉了,还会再用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古至今反复小人如我者有吗。纠缠了几个来回,在一份白纸黑字的保证下我妈从上楼的过道装饰物的后面拿出了剩下的最后那一小包。天哪,我上楼经过都能看到就没想到它放那里。不是国军无能,是共军变狡猾了。早些年在家里,我想找点钱如探囊取物,随着他们警惕性的提高,父母的智商也提高了,即使家里空无一人,我寻遍角落也角币难寻。除了随身带,存折都放亲戚家里。我父母天天过着与贼相伴提心吊胆的日子。唉,希望早点结束这种防贼和做贼的日子。
  在甜蜜幽暗的厕所里,我来回抽动血管,我这辈子没来回过那么多次,我心里带着恐惧带着眷念带着半生的回顾带着下生的期望来回来回。别了小白,明天我实在无法再次拥有你了,无法和你缠绵了,十几年的相爱明朝就要决裂,不舍又无法,小白啊,你带给我舒适喜悦的同时,伤害我是至深至狠,也波及我的亲人太多!我不舍你就得舍亲人舍自己,无法两全。我试想过一种情景,只有200元,一边是发瘾,一边我女儿必需用,我是去买白粉还是救女儿。我相信我会救女儿,要不就不选择,而去死。

  第8天,我姐请了假在家,吃过午饭,对我说我带你去个地方见个人,教会的教友,以前也吸毒,靠着教会戒了毒,你也要信主,主能救你。好吧,我不忍辜负我姐的热心。无所谓的态度和她到了梧桐山下,见到一个她也不认识的教友。进他家落座之后此人开始讲述人生经历。口才不错,其故事经过磨砺,原来以前做过教会专业的劝导员,还开过戒毒站。不过我听到最后还是落了眼泪,虽然我不信他所说的他是靠着信主耶稣才咬牙戒断毒瘾的。他一个动作还是让我的眼泪轻易掉了下来。他说到最后如此,我家里人个个都嫌弃我,个个都怕看到我,有一天他们几个教友来到我身边,他们不嫌弃我,还说主爱我,又围住我啪的跪在我四周为我祈祷,说着他也在我边上四肢投地-----------
  六点左右,我开始发瘾,听到我姐和他商量把我留在他这里,接受他的强制监督,我恐惧得誓死不从。好在对方不坚持,惊出一身冷汗。我想早点回去,没想到欲速则慢,他们教会的活动还没开始,又几个教友,一起碰头,吃过晚饭驱车进入水库新村某楼里的民间小会所。我一身发着冷热参加完他们的活动,几十个人为我祷告,我也迷迷糊糊随遇而安地祷告,这次活动,很受感动,可没驱走我身上的毒瘾。还好9点多就结束了,一路听着基督歌回来了。今天回来也没有包包了,倒头就想睡。可你没了小白,她能让你睡吗。那晚又在极度难受中熬到天光见白。

  第9天,我姐还是请假在家,一个上午听圣经,听赞美歌。吃过午饭,我虽然为人无耻无常,但教我再开口拿钱,那是不能了。咋办呢,再不想办法,又要度过一个难受恐惧的夜晚。其实来第一天,我姐家里楼上楼下我看了个遍,翻了个遍。只有拿东西去卖钱。沙发边的矮柜里有一块纪念银币,楼上卧室里也有一块,我暂住的卧室里有数码相机,我姐的卧室里有她不用的ipai和一张20元的英镑,客厅酒柜里有酒和些高级营养品。哪个最好最快能换钱呢。思索犹豫片刻,趁我姐在厨房里洗碗,我妈在带小孩的时机,迅速拿了沙发矮柜里的银币,用皮带夹在腰间,天衣无缝。在我姐洗完碗,我妈回归沙发时,我就一本正经地说,妈,给我几块钱,我出去买包烟。我感觉他们在疑虑中给了我钱,看着我从容出门。心情一好,身瘾小些,我也算健步如飞,时间不能再耽误了。出了小区几十米远,看到一个钱币公司的广告,我就试着打电话,想问问他们回不回收。一边走着一边打,抬头一看,我完全蒙了,我姐从我前面迎着我碰头而来,主啊,佛啊,发生啥事了,她如何到我前面去了呢,我出门她还穿睡衣呢。
  买了烟吗,走,跟我回去。我搪塞说我出去走走,晒晒太阳。没想到她很坚决的上前架着我拉我回去。我知道私情暴露了,良知和羞耻制止了不顾一切夺路而逃的念头。这是我姐啊,对我恩深如海的亲姐,从来没拒绝我,一直经济上帮助我,一直相信我有机会走出来而不离弃的亲姐,这几天一直为我请假,一直虔诚地为我落泪祈祷的亲姐。换是别人,我可能跑了,哪怕是女儿。在家时,我父亲带着女儿堵我上车去拿货,我只是说我不是去拿货,我是去会朋友,上车就走了。
  一进家门,我姐就说,妈,你看见矮柜里的银块吗,我妈不知道有,反应过来就问我拿了没有,无法抵赖,我拿了出来。这下他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四处收罗,把门也反锁,我妈禁止我上楼,接近她们的包和物。我奇怪问我姐,咋发现的,她说看到矮柜的拉手扣打开了,突然想起里面有银块。我晕倒,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他们收了钥匙上楼午休了。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忍着瘾发作的煎熬,后悔得打自己嘴巴。虽然吸得少了,还是难受啊,递减法效果不佳啊。绝望中打开鞋柜瞎找找看,邪门了,里面还有钥匙,我拿出来一捅,狂喜,门能打开。主啊,她们遗漏了一把开启逃生之门的钥匙。毫不犹豫,先把门打开,从 酒柜里拎出瓶酒,拔腿就跑。
  身体越来越沉重,希望还能拖着我走入最近一家烟酒店,这酒叫名将,以我在家里卖酒的经验能卖个2、300元。女老板打开看看,40元,的,我差点脱口就骂,5、600的酒40元,我的心跌落谷底,无奈离开寻找下一家,希望之火在第2家就熄灭了,再强撑着询问了第3家,我绝望了。我瘫坐在街边,试着问了两个路人,均摇头。只好提着沉重的酒和沉重的双脚回去,出来时感觉脚很重,回去时感觉到路很远楼很高------
  烈火燃烧的原野,酷热高照的沙漠,来吧,既天意如此,爷今天只有迎着你们了。

  第10天,昨夜一半躺沙发,一半躺床上,迎来了新的阳光。物极必反,绝望沮丧中心里隐约诞生出新的希望之芽。这种希望不是属于小白的希望,而是久违的理智之光。此时身体如烈火燃尽的焦野,酷日暴晒的岸鱼,只剩喘息之气,无有活动之力。两天的离弃,小白脱离了最深之处的心灵殿堂,理智重新占据宝座,但小白并不甘心此次失败,全天都不时的若有若无的挑衅理智。她一直和理智并存在我心灵圣殿,赢多输少,这两天借着我妈我姐我女儿老少妇孺的外力,借靠着铁门的锁,把她强挤出来,她又岂肯罢休。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我,闭目咬牙,软瘫无力,爱莫能助,不为所动。她的法宝,身体瘾况也轻弱了许多,这天除了喷嚏,除了冷热,少了最难受的呕吐打颤。 漫长难受的白天结束了,空虚诡秘的夜晚逼临。家里人此时和我完全陌路,我沉浸在自己矛盾的世界之中,几种思绪情感萦绕缠斗,理智始终占据上峰,小白在凌晨四点疲惫而去,我终于入眠。

  第11天,又能在睡眠中迎来曙光,心绪为之一振,几个小时的睡眠让我看到希望,我彻底斩断再吸小白的心思,只想着如何能靠别的方法舒服一下身体。伸伸腰,动动腿,比起前一天,我能活动了。体瘾依旧存在,小白并未远离,她如个弃妇暂时在暗处幽怨的死盯着我,只敢破口大骂,不敢近身搏斗。焦野吹来些许凉风,骄阳逐渐散热西下,我不止看到希望,也体验到湿润之气,心灵和肉体慢慢脱离干焦,慢慢沉浸清新。
  夜晚又至,小白开始卷土而来,我能做的只是拿起剩下的针管,注入白开水,几次注入血管,几次来回抽动,以此慰籍幽怨暴躁的小白,以此流连魂牵梦萦的吸毒日月。

  第12天,在南山隐现之时,天地间清新洁净的生气开始进入我的灵肉,小白残留的腐朽萎靡的热能逐渐消散。我站在阳台,看到南山越来越绿,天空越来越白,长舒大气。头脑不再昏沉,身子还有不适。险恶的小白,退出之时在我体内四处遗留暗器,指望借此偷袭还魂。呵呵,白妹妹,你别枉用心思了,你即离开,这点针钉岂能害我。我开始找药对付她的暗器,吃了些感冒药,效果好像心理上有。仅此不够,还要找些事来打发时间。此时时间是小白的帮凶,多少次它帮助小白战胜了理智,我现在可不敢闲视。
  我开始上17网阅览帖子,既打发时间又吸取力量,这里毕竟有战友同类。近几年,我上过几次,浏览不少帖子,但从没想过注册,这次不同,想在17网安营扎寨,围剿帮凶。
  虽然无眠,还是轻松度过,小白无机可乘,乖乖地俯首帖耳,但暗器依存,凶险未除。

  第13天,天空见白,不知我望南山,还是南山望我。此时在我眼里低矮的它像是半躺着的弥勒,喜滋滋地对望着我。这几天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我身边的几个亲人在干吗,只全力关注自己灵肉的变化,全力稳住扩大战果,想方设法清除小白的暗器,先喝了杯浓浓的咖啡,不久就感觉精力加深,头脑灵活。从早到晚遍阅17网名帖,不知光之渐暗,暮之将至,充实而平静。小白的身影逐渐模糊,她早无反攻之力,渐行渐远。遗留的暗器我身体内的健康工兵正在逐个清理,我已无忧,静待捷报。

  第14天,小白把持的心智圣殿阴影散尽,我藏于其中的人性良知愿望理想清晰显现。他们一起出来声讨小白,在她把持压制的漫长岁月,心智做了很多坏事,他们也随着受辱而无出头之机。我很想一一记录,但真是笔力有限。只好用句老话概括;磬南山之竹难书其恶,扬东海之波难除其罪。
  身体还有点不适,偶尔还打几个喷嚏,不过强弩之末,无需挂怀。我开始在17网倾入心思,也不计较睡眠有无。该吃吃,该喝喝,开始体味到食品的香甜,开始感受正常的日子。
  我不敢保证我以后不会再空虚颓丧,但我保证不会再吸小白,我会用别的药物暂时打发,我有这个体验。小白不是唯一能安慰我变态软弱心灵的情人,不是唯一能让我上头忘世的药物,但她绝对是最伤人最野蛮最凶险的恶妇。我决不会再招惹她。

  第15天,最后一天,也是今天。我从早到晚写下15天的经历。手有点发酸,也不知道如何结尾。我真不愿意那么早谢幕,我还指望在此消磨一下无助的空虚寂寞的时光,缅怀一下逝去的艰难酸楚的岁月。临风把泪,唏嘘长叹。我们这一生走得太辛苦,既自怨又自怜。在外人眼中自是异类而不齿,受尽歧视冷眼。我回想今年中秋实景,现在都泪眼模糊。那天半夜我才搞到钱,走在取货的路上,圆月如盘,华灯高照,人声鼎沸,一派其乐融融的凡间胜景。就我如鬼魅般穿梭街边,忍着身瘾,以此无关。我即时想了一首诗;一轮金月挂青天,万户红尘共团圆,千年树影徒婆娑,广寒宫里有谁怜。我们不就是偷吃禁药而注定孤冷的嫦娥吗。 同志们,下决心离弃小白吧。为了我们亲人期盼的目光,为了后代纯真的笑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