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39|回复: 1

我的真实戒毒经历-一个吸毒者的自述告白

[复制链接]

60

主题

69

帖子

2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7-12-11 17: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毒品这个东西就是这样的无情,它可以把你弄到天堂,也可把你弄到地狱,人只是它的玩物,人在其中是无法抗拒它的安排的。

我的真实戒毒经历-一个吸毒者的自述告白

我的真实戒毒经历-一个吸毒者的自述告白

我的人生最精华部分21岁到30岁全部用在吸食海洛因了,没办法估计扎进血管里的海洛因如果还原成罂粟花可以装饰几座山头?可是我知道如果可以把身上每一个针眼都装上LED灯,撒向天空就是漫天繁星在闪烁。没有办法估计如果不是海洛因我的青春会怎么样,我只好假设把花在海洛因上面的钱,在十个足球场 么大地是。方摆出个巨大的“奠”字,去惦念我那被海洛因烧毁的青春,还别出心裁的用因海洛因间接花出去的钱摆出了一幅挽联:
锡纸上快乐抖掉青春年华
针管里满足扎下遍体凌伤
跟所有吸毒人一样曾经无数次在戒毒,复吸,再戒、再吸之间做生死轮回,以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戒掉毒瘾的时候,还在天涯,豆网写下过遗书,尔后便肆无忌惮的颓废着,静悄悄的等待着结束生命那一天到来,我告诉自己,这一天早点来吧,尘归尘、土归土,就什么都戒掉了,包括毒瘾。没用惋惜,没有悔恨,没有痛苦,甚至没有遗憾,因为我知道一定是用海洛因注射大动脉极大的欣快下结束的,如同卖火柴的小姑娘在冰天雪地幻想到了烧鸡烤鸭那样,带着最后一缕快乐,面带微笑而走的……

我的真实戒毒经历-一个吸毒者的自述告白

我的真实戒毒经历-一个吸毒者的自述告白

可是我居然戒掉了,一晃四年来再也没有尝试过,身体是健康的,血管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毒素,也不对任何药物产生依赖,四年来,差不多忘记了毒品那档子事,也完全的脱离了过去的圈子,毒友。但我对吸毒人却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羁绊,身边还有很多在继续的吸毒,他们的生活早已经千疮百孔,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用大拇指都可以想象他们正在吸毒、戒毒、复吸、再戒再吸之间做生死轮回,用各自不同的方式经历相同的痛苦和磨难。有的刚吸完毒,看着妻儿老少,痛不欲生,悔不当初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就在明天毒瘾到来时,这一切的都将变得无足重轻。有的在强戒所、铁窗内、盼亲人、彷徨未来,担心明天,因为他知道当离开这里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海洛因。有的身无分文、无所遁形,无家可归,不想死,却又不知怎么活?他知道已经没有任何脸面面对亲人,朋友。只好漫无目的走在路上,多希望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呀,一直走下去,不思、不想、不吃、不喝、不停留。有的已经累了,戒累了,也吸累了,刚刚决定自杀,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前一秒才决定。这是一个很不幸的决定,比这个更不幸的是没有人能阻止这个不幸发生,或许就在明天,或许就在下一刻,他就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有比这个更加悲惨的事吗?有的,于一个吸毒人而言没有最悲惨,只有更糟糕,更糟糕的是他们被遗忘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正在以这样的痛苦方式存在,当然的,大家会从电视里听到或看见关于吸毒的事儿,但这又是另外一种称谓了——瘾君子。这是个被赋予了太多道德属性的词汇。所以我们可能有点忽略了这些人是跟我们一样有着血肉之躯,爹生娘养,存在天地之间的人。沐浴在一样阳光下、雨露中,不论他们的行为多么的卑劣,大家都一样,只为尽可能舒适的姿态去获得一个空间,可以自由的呼吸 ,快乐的活着,健康的成长,坦然老去,上洗手间被人偷看会脸红,扎破手指流出来是鲜血。是的,长期注射海洛因的血是暗黑色的。但终归也是血,不是吗?
我的意思是当我们自己,包括身边亲人没有遭此厄运时,永远都是在以客观姿态来看问题,多半是基于对人类苦难的同情和人道主义关注。说的裸露一些是我们情感世界里有同情心理付出需求,有一个付出阀值控制着我们如何付出付出多少,当超过这个阀值的时候,情感世界就会像财政一样出现赤子危机,产生不值得同情心理,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一帮吸毒的王八蛋。所以原本制度是人性化的,是包容的,现实里却是残酷的,比如当一个人吸毒身份,哪怕曾经吸毒身份被暴露的时候,就有可能失去工作,招来一些不该产生的麻烦事儿, 我想这从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回归之路。只得说这是一种不幸,因为我们不可能对一个素不相识陌生人的不幸遭遇支付超出同情的关心。也就是说吸毒人不值得同情是合理的。
我不一样,个中滋味感同身受,可以更多的绕去他们的视角看到他们一切的行为,戒与不戒包括欺骗都是合理的。所以我给予了很多超出同情以外的关心。并迫切期望他们都能戒毒掉毒瘾,像我一样正常的生活。基于此,我告诉自己死都要说说自己关于戒毒的心得,义无反顾写出吸毒戒毒那些事,或许可以影响到别人呢?
2008年,终于,我吸得一无所有了,离婚了,没钱了,没事业了,该押的都押了,该卖的都卖了,不该卖的也卖了,拖着一身的疲倦回到家里说:爸妈,对不起,我染上毒瘾了。
妈妈哭天喊地对老爸一阵埋怨:我就说这老二有问题啊,离婚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头,你们都不相信。
爸爸则坐在沙发上哀声叹气:这日子怎么过啊,只有死去,大的大的不争气,小的小的不争气。
大的是指我哥,原本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可这几年不知怎的就惹上赌博了,输去一千多万,外面已经扯烂完了,包括住的这栋房子也押了400万。房子是早些年大哥有钱时在郊区,我老家自建一套大别墅,四层楼,前后花园连同右侧走廊皆以白色栅栏做成围墙,左侧临乡道是车库入口,沿乡道向前20米,即是通往城区的主公路,往后步行是十分钟,越过一小山,便是一个巨大水库,地理位置极佳, 爸爸是早年从这里走出去的,所以他指定在此建房,当年,也算是衣锦还乡,房子建成时仅烟花就放2万。
在村里极有面子,不知道我大哥财务状况下,一口气帮挪来100多万。而我,这几年,也借口各种不顺,生意垫款叫爸爸借40多万,实际全部用在了吸毒上面,借了就再也没有还过。逼的急了,我便接近一年没有回家了。
一切都在面子上维持,一家大小的开支,全靠小妹每月给500块的生活费,然而这怎么够?家里的一切电器,热水器连冰箱都不用了。今年的一整个春季,爸爸除去水库钓鱼哪儿都没去,水库边上是一片丛书林,钓鱼之时便去捡些蘑菇,这种蘑菇很香,价格好时可达30多一斤,爸爸便拿去城里卖了贴补些家用。
正是基于这些原因,我下定决心,结束和张猛搅在一起发散货零包度日的生活。向家人坦白一切,尽管已经戒毒无数次失败,但我认为这次一定可以戒掉,告诉自己,东山再起,我把注射器抛向了天空,离开了张猛的出租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0

主题

69

帖子

2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9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17: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听说家里变故,现看着爸爸什么时候已然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坳黑的肌肤,褐斑点点,瘫坐沙发之上,双手包头,一脸茫然盯着天花板,一筹莫展的模样,红红的眼眶泪花打转,宛若街头流浪糟老头。
我悔恨交加,扑通跪地:爸,对不起,我错了。
爸爸则无动于衷,怏怏的说:少给我来这套,问你,给你借那四十万?你全部拿来吸毒了?
我心想,若实话实说,当年为借钱编制的那些谎言全部穿帮,爸爸岂不是更伤心?于是,决定以尽可能让他们少伤害的方式,低声说:没有,那些钱确实用在生意上周转,亏了,心情不好,所以染毒,不过我会戒的。
老爸一听,气不打一出来:还在撒谎,还在撒谎。
我说:爸,我知道错了,但是真的没有撒谎。
爸爸从沙发上坐直了,气愤的说:跟你说了,少来这一套,把钱乖乖还来。
妈妈擦干眼泪劝道:好了,都别说了,家和万事兴,回来了就算了,现在他也没钱。
爸爸怒气未消,对妈妈说:他是什么意思? 外面混不下去了,就想回来说句对不起?把这里当什么啊?呆在市内居然年多不回屋?也不看看家人死人没?
妈妈说:还不是怪你?我以前怎么说的?我说老二恐怕不稳当,不能扯钱给他,你怎么回答?他现在不顺,要帮
我是帮他吸毒的吗?爸爸怒不可揭指着我对妈妈说。
妈妈则说:帮了就帮了,你管他干什么?他赚钱时,你开心?亏了天天逼他,他敢回来吗?
爸爸蹭的站了起来,对妈妈怨道:每次说孩子时,你就在边上帮腔。说完转身拐进书房,妈妈追过去一直说:一回来就说钱,一回来就说钱,谁敢回来?不回来又说不回……
妈妈还要说些什么,只听见咚一声,爸爸把门关上了。
又转过来指着我大骂: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好好日子你过不得,偏要这么干?你爸爸快60岁的人了,你看都瘦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还出去做小工?讲出去丢人不?叫你别离婚,你不听,不离婚有这回事?你那老婆多好啊?人又漂亮,对我们也好……
妈妈是这样的人,多少年了,骂人可以把从小不听话的事儿,一股脑全部骂出来,若是过去,我必诋:你烦不烦?但是,今天她骂的越多,我越舒服,该让她发泄一下了。
老爸不干了,从书房冒出一个头大吼:你声音小点,几百年的事还拿出来讲,也不怕人笑话。
妈妈便又追去书房:还不是你?不是你给他们拿钱?他们能有今天吗?你还有理了?家里跟着你,没过一天好日子
……砰,重重的关门声,似响鼓于我心头一记,闻声扭头望去,房门紧闭,白色成了我的恐怖色调,宛若白色挽联。
我跪在空荡荡的客厅,书房里隐隐约约的吵闹声,那一刻,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望去白色茶几上,从前不论过年逢年过节抑或平常日子,必有各类水果,零食,茶叶茶具挤满茶几。现在,唯一只巨大烟灰缸放在上面,尽显空荡,没有一个烟头,水晶倒影出的天花板如同我的心情一样凌乱。
茶几对面,巨大的黄色米黄色真皮沙发,爸爸坐过的位置,凹进去了一个窝,正在慢慢的,慢慢的反弹恢复。新买来时立即可复原,想不到现在这么久,徒然间想到家里事,爸爸,我们恢复要几时?
沙发靠背之上,米黄色墙纸,巨大的全家户,后排以次为大嫂,大哥,中间是我,老婆,小妹在最右边。爸妈抱侄女菲菲坐前排。我们每个人都神采奕奕,大红色全家套装尽显喜庆。
我不用化妆,我这个样子意气风发,好的很。这是老爸拒绝化妆师时说的话。在耳边频频响起
爸爸那会儿,的确,是那个样子的。每天都像是中六合彩似的,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两个儿子。
你这个妹子嘴巴甜,我喜欢你的恭维,老大,给他一个红包。这是摄影顾问说了句,你们家好和气过后,爸爸命令大哥打红包。
爸爸最喜欢的是和气,从摄影公司出来后,看见我们各自钻进四台车,他气不打一出来:我叫你们买一个大面包车。到哪儿去一张车,几好。你看你们,搞得人家还以为几得瑟?
可是现在,照片上的两个人都不是我家的了,大哥离婚了,我离婚了,正值思绪万千中……
书房的门开了,传来老爸的声音,没了之前的怒气:他是不老实,不讲实话,态度不端正,决心有什么用?我是心疼钱吗?
妈妈走过来坐茶几右侧沙发沿:你既然回来,就要老实,坦诚相待,问你什么便要说什么,起来,我们要你跪做什么?
妈,你就让我跪下说吧,我跪下不是表决心,是看见爸爸操劳,瘦的都不像个人样了,而我……说着说着,眼泪夺框而出,我继续的哽咽说:而我在外面却……现在,想给爸爸买点什么都买不进来
我已泣不成声,妈妈也哭了起来:儿啊,你也别恨你爸,跟到你们两兄弟享福是享过几年喔。可是你们也把他整的很,半夜半夜睡不得啊
我还没有死,不要哭丧,爸爸从书房过来厉道,又指着我吼:你,要跪,滚回你房间跪,不要在这里演戏,搏同情。
我站起来了,缓缓向门外走去,妈妈以为会和以前跟爸爸吵架一样,夺门而出,急忙问道:你上哪儿去啊?继而手指老爸:你啊,你,要做死的。
回房间
妈妈如释重负:还没有铺床 我等会儿给你铺床。
我头也不回上了三楼我的房间,这本不算是我的房间,我在市区有房子,这间卧室是四年前,爸爸硬要给我的一间,说一家人要住在一起,应允了还不行,必须要放些东西进来,说这样才会粘着,才心有所属,否则,就当成客房了,我便把办公室的办公桌般来了,在上面放了些书,又在衣柜放了几件衣服,记得搬进来办公桌时,由于太大,把墙脚磕了一个印,爸爸找来纸粘在上面了,如今还在。衣柜也在,打开衣柜,一股樟丸味儿扑鼻而来,是防虫柱的,里面三间外套还是新的,前妻买来放这里的,说好歹算是新衣柜,得买几件新衣服。办公桌也在,放在进门左侧,酱紫色桌面,油光发亮,一尘不染,显然,是妈妈一直在擦,一排书上单放一本《罗素》是我离开时样子,却没动过。笔筒,茶杯整齐放置,烟灰缸里却是凌乱,蓝色烟头三五个横七竖八。努力的想象着这应该是什么时间的烟头?
想你了,就上来看看你的烟灰,好像又好一点。所以没倒,妈妈什么时候走进来了,抱着一个被单与枕头笑着对我说,全然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怒气冲天。
我心头一热,却是欲言又止,妈妈径直走窗前,打开窗户说:透透气,你走了,这窗户就没打开过。说完她用手在空中舞动,好像可以增加空气的流动似的。
然后移步床前,麻利的扯开盖在上面的旧床单,拍去床垫上的灰尘,一边拍一说:你爸以前只说这里风水好 ,我看一点也不好,隔公路太近,你看尽上灰了。而且你看你跟大哥尽不顺了。
看着妈妈的背影,始终不知说些什么,我一屁股坐下书桌前凳子上,随手抹去桌一排排书,各类历史传记,背后传来来阵阵拍打床铺身,良久,我转过头清脆的叫:妈
啊?妈妈转过头来看着我: 怎么了?
别跟爸爸吵,你们一吵架,我就觉得心理闷的慌,都是有的错。
妈妈笑着说: 我才懒跟他吵,你也要听话,还年轻。有什么闷的?欠那点帐算什么呢?只要走正道,几年就回来了。自己的孩子,你爸爸哪有不心疼?他现在气头上,等两天就好了。别记恨他,也不能对着干。
嗯,放心吧,我这次下定决心,重新开始
说话间他已经忙完手里的活,不放心的看着我:你真的不能吸毒了,好吗?跟我说说,外面欠多少钱?吸毒又是怎么回事?离婚又是怎么回事?不准撒谎。
我依然坚定的认为,有些事是善意的谎言,所以隐瞒吸毒多年戒毒无数次失败的事实。便说:自离婚后,生意不顺,所以吸毒找慰籍
妈妈一听脸色变了:你这个孩子一点都不诚实,以为自己做的多乖巧吗?你要这样,没有人理你,自生自灭吧。
说完她气冲冲的走了,回头又指着空调大声说:这个东西现在不能用了,饭都没吃的,还用得起这个?你快活。好像空调得罪她似的。
随着一阵急奏的脚步声远去,偌大房间就剩我一个了,落地窗外景物一览无余,几公里外老农田头扬鞭,黄牛拉梨。正值夕阳余晖斜下,看去窗台盆栽,光透透的黄土,一撮枯叶,一颗干枝、厚厚的尘灰、 雨水冲刷的痕迹依稀可现。我关上门打上反锁,扑通跪倒在地,心理说:爸爸妈妈,我不是为你而跪,我是为清洗灵魂,真的错了,不这样我心难安,你既是知道我骗了你们,又何必揭穿呢?有些错误你又让我如何坦白从宽么?……
傍晚时分,门锁响起,我赶紧站起来去开门,原来是妈妈送饭给我,见我反锁了门,警惕的对屋内做一番巡视,劈头盖脸:又干什么勾当?
以前我经常关门吸毒,他们早有察觉,我从未承认罢了。方才我怕他们看见我下跪一幕,从而误会我博同情,才关门反锁的。却没有想起我的这一举动会带给他们惊恐。
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你关门反锁干什么?
我无言以对,半响说:习惯
妈妈十分失望的看着我说:儿子,撒谎,不仅仅是态度问题,更是无智体现,你爸这辈子最恨撒谎,你要不撒谎怎么回离婚?不离婚会有这回事儿?……她气急败坏的数落了我一阵,把饭放桌上愤愤走了。而且我发现妈妈任何时间都可以扯到我离婚这件事上去。
面对妈妈的数落,我无言以驳,我认为她冤枉我了,可她是对的,我的确骗了他们,而且还是弥天大谎,可是我……罢了,罢了,我还是继续的跪地不起吧。人真是个复杂的动物,有种内伤,非得以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不可。
不觉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乡下的夜晚终究要老实本分许多,就如爸爸口中,三叔家儿子李义一样,人家才26岁,早出晚归的去砖厂搬砖,犁田还是一把好手。那样的日子才叫一个踏实。现在才约莫八点左右,周围的一切,就都安静下来了,不像城市那么嘈杂,无须担心睡眠被扰,无须担心灯火耀眼,我想,这样的夜便也是踏实的夜吧?我没有手机,也没手表,是根据月亮的位置判断出来的时间,它就在落地窗左上角那里猫着,她看见了我,我也看见了她,一下子羞涩的躲进云层,又羞涩的走出来,泻下一屋子的朦胧,充斥在每个角落。遗憾的是,再皎洁的月光也没能掩去昔日被办公桌碰磕的墙角痕迹,反而越发的明显。
忽闻夜空鸦声惊落,哇,哇 ,滑过丝丝荒凉,心头一震,方才发现身体早就犯了毒瘾,此刻鼻涕直流、鸡皮疙瘩,全身哆嗦,冷,腰酸背痛。
抬头望,漫天繁星闪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