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29|回复: 0

戒毒之路:冰与火的考验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27

帖子

5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7
发表于 2018-5-13 17: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本帖最后由 可儿 于 2018-5-17 17:46 编辑

戒毒之路:冰与火的考验

      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用这句话来形容戒毒医院里的芸芸众生再合适不过,这些病人吸毒上瘾的情形总是相似的,吸食海洛因和冰毒的患者最多,余下少数是吃摇头丸和吸食K粉的,他们的家庭则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不幸。
而他们自己,也正经受着冰与火的考验。

戒毒医院里的众生相
※  ※  ※  ※  ※  ※
      仔细观察出入美沙酮门诊的病人,这里就像电影《教父》、《盗亦有道》和《门徒》的片场一样,来来回回像走马灯一样,有的青年男人纹身刺面,带着墨镜穿着背心的汉子“左青龙右白虎”,下车时吩咐同伴在车上呆着别动。

戒毒之路:冰与火的考验

戒毒之路:冰与火的考验

美国电影《盗亦有道》
      “等一下!我去拿药!马上就回来!”低头拎着密码箱从侧门去门诊匆匆取回美沙酮,然后四处张望着上车离开。
      “精日”的瘦高个男孩儿胳膊上刺着太阳旗,喝完药后重新将耳朵塞上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慌张地从正门走出医院。
      还有身材枯瘦、面色苍白的中年妇女,比医院内的所有人穿得都多,走路一瘸一拐,显然是身体虚弱,刚从楼上的住院病房出来,连续来了很多天,却没有家人陪伴。

      “毒瘾发作时,像蚂蚁钻心一样,没吸过的人是不会理解的”,“溜冰”上瘾的老刘对工作人员说。
      “只要吸过一次,大部分人都会复吸,不信你们就看看”,楼上住院的男病人输液时也不消停,推着吊瓶架来回闲逛,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讲自己的“光荣故事”,护士和安保人员劝导时也有万般说辞应付,时不时还跟他们贫几句。在外人看来,通常吸食冰毒的病人身材、体重和行动能力并没有太大异常,反而比正常人更加活跃、躁动,很喜欢来回乱窜、找人侃大山。
      老刘的老婆正在跟他打离婚,四十来岁了整天不务正业,和一些狐朋狗友到处胡吃海吹,因为吸食冰毒进过好几次派出所,跟几名夜店、KTV的陪酒女关系不干不净,两个孩子疏于管教也近乎沦为问题少年,喝酒、打架、逃课,逐渐在学校被边缘化。
      大多数吸食海洛因的患者9点多还没起床,一方面是因为身体虚弱,主要还是由于没有了毒品的刺激,内心失落、自卑和有罪恶感,蓬乱的头发,黑色、向内塌陷的眼窝,突出的颧骨,枯瘦如柴的躯干,让人见了不免心生怜悯。医生护士们查房时还衣冠不整,有的没穿衣服躺在床上,女的心理医生和护士都不太好意思进去。高新医院的杜主任首先要与病人简单沟通,然后为其号脉,嘱咐他别总在被窝里趴着,尽量多在室内活动活动,让血液循环快一些,头晕、记忆断片甚至昏迷是神经持续性变差造成的,即使睡觉也要注意姿势。服用完药物后戒断症状减轻了,但心瘾难戒,内心的空虚和迷茫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能看到。
      脸色苍白、目光呆滞、浑身无力、行动迟缓是这里大多数吸食海洛因的病人的共同特点。吸上毒品之后脏器功能减弱,饮食、生活习惯都颠倒过来,没日没夜地疯狂、宣泄,极大地透支了体力。再加上夫妻感情不和、亲子矛盾等等家庭问题的困扰,多数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一些问题。

戒毒时的焦灼与矛盾
※  ※  ※  ※  ※  ※
      住院病房的心理医生每天要约谈五六名患者,要么是因为抗拒治疗,要么是想偷跑出去、联系以前的毒品贩子。前几天还有几名病人想试图击穿窗户上的防护栏,从三楼跳下去,幸亏安保人员及时发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为此院方特意多加了一层防护栏,防止意外发生。
      这些情节,往往会让人想起美国作家肯•克西写的小说《飞越疯人院》里的桥段,只不过这里并没有疯人院里完全痴呆、神志不清的精神病人,也并没有医务人员强制他们互相检举揭发、参加劳动和限制太多的人身自由,也没有长得像山一样高大的印第安人能举起水槽破窗而出,医护人员更不会允许性工作者来这里“开PARTY”。他们来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说是受到关爱和帮助的,用餐、休息、学习都给予一定的自由。虽然入院之前家属和病人都签过治疗协议,承诺全封闭式治疗,将通信工具全部代为保管,断绝与外界的来往。有的甚至是被公安机关强制护送过来的,但这里并没有压抑的氛围,除非有谁想未经家属和院方同意提前逃出去,或者打骂其他人。这里工作人员很少使用强制措施。
北京高新戒毒医院

“我有一个哥们,家人为了给他戒毒,换一个环境,到了瑞士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都能联系上毒贩,只要是吸毒的,到哪儿他都能找得到组织”,老刘提着底盘没有轱辘的吊瓶架,在大厅内徘徊,坐立不安,碰见谁都在追问你还有多长时间出院。面色是宿醉过后的惨白,脸部还有一丝浮肿,身材不高但很结实,眼睛滴溜溜乱转,逢人便咧嘴笑,让人一见就知是个饱经世故的“社会哥”,说话很会看人下菜碟。
“出去再也不吸了,家里两个孩子,怎么养活。再吸我还是人!我老婆还会跟我!”向医护人员一再保证决不再碰毒品了。
“我们单位从事业单位转成企业单位了,我得回去签合同,不回去不行,全厂三千多人都签了。”其实这些人没几句真话,为了出去再吸上一口,什么谎话都编得出来。吹的牛也不着边际。
“我们家能造枪!手枪、来复枪、三八大盖儿都能造!”瘦高个儿、满脸痤疮的来自广东的阿耀也提着支架走过来凑热闹,就地坐在大厅的楼梯口。阿耀是个富二代,住在VIP病房,三十出头的样子,偏分染着一绺白发,见到医生就抱怨自己的父母拆散他们夫妻,都这么大岁数了,现在还孤家寡人,事业也荒废了。他从小生活在国外,上中学、上大学,都是读的名校,学到了东西、增广了见闻,也沾染了一些不良习气。在家“溜冰”被父母发现,发生争执时威胁说要跳楼,双方僵持,因为情绪激动、身体弱最后瘫倒在地,被父母和工作人员捆来医院。
“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出去的时候给我弄几只!”湖北来的王哥,年近半百,身材健硕,穿着自己带的粉色睡衣,来到阿耀身前。
“你要它干嘛?”
“收藏!我收藏起来!”
“私藏枪支够判几年的!”
“我放起来,谁也不给看!谁过来抓我!”
“一只、两只没什么意思,不随便卖给别人,”
“还是搞房地产赚钱,像你那个进去就得呆十几年,”看见年龄最小的九零后小陈走过来,王哥开始转移话题,试图打开年轻人的话匣子。
“我在天津戒毒,住院十多天,花了二十多万,”大厅内病人们的谈话都毫无逻辑可寻,跳跃性极大,每个人戒毒时内心焦灼、矛盾的情绪清晰可辨。
“出去之后不吸了,好好做人。重新娶个老婆,再成个家”,从云南来的小许在一边自言自语。一个男人想女人,两三个男人在一起侃足球,一群男人就在一起谈政治。枪支、毒品和工厂,也许就是这些戒毒病人的“政治”。大厅内人手儿一支烟,这些病人一手点滴、一手香烟,抽完烟就去买冰棍儿,凑在一起坐立不安,焦虑、自卑、空虚,使他们必须时刻保持脑内信息“零库存”,不断清空脱毒时敏感脆弱的脑神经产生的过多垃圾文件,需要互相倾诉、窥视对方的内心世界,在戒毒医生和心理医生那里也很难获得这样的宣泄、炫耀和优越感。还不时编排各种荒谬、可笑的闹剧,这些人仿佛一下都回到了童年时代。医务人员得时刻监视着,有时候他们也很无奈。

自救与渡人
※  ※  ※  ※  ※  ※
      “有的是吸毒过量昏厥了,被家人发现,才被送到这里来的,抢救完直接住进了戒毒医院;还有的是在家自戒失败,自残、打人、砸东西,家人控制不了,才送到这里来的,犯瘾时破坏力极大”。医院的一个护士说,为了保证有的病人按时服药、规律生活,只能牺牲私人时间,24小时贴身陪护,一些女病人戒毒时,十分敏感、脆弱,容易发脾气,多疑、爱刨根问底胡思乱想。
      “对待一些青少年病人有时候就得像对待小孩一样,因为他们的问题不是孤立的,几乎所有人家庭都有一定的问题,家庭教育缺失、父母离异甚至是家庭暴力,种种因素导致他们人格不健全,现在要做的是将童年时期的缺失弥补上,其实当时父母需要做的仅仅是陪伴,现在就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去恢复她的社会功能和对人的基本信任,”高新医院的袁医生遗憾地说,一些刚来到这里脱毒的女病人总是在琢磨医生、护士跟她说过的某句话暗含着什么潜在意义,她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是否冒犯到了主治医师,整天在质疑医院在给她用的药里是否有造成精神错乱、催眠的成分。
      家庭破裂、身体垮掉、精神错乱、事业一败涂地,即便有如此大的危害,还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高新医院的徐主任说,吸食毒品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有钱人是寻求刺激,生活太枯燥乏味了;有的女孩是为了减肥,吸食冰毒短期内确实可以让体重下降,受别人误导,结果怎么也戒不掉了;有的高官富贾应酬、会议太多,精神压力大、工作劳累,吸过毒品顿时精神百倍、思路清晰,工作能力变强了,最后却被被套上了终身的枷锁。在这里戒毒最普遍的方法就是药物治疗,使用美沙酮、沙菲、纳曲酮等药物做毒品的替代品和阻断剂,减轻和阻断毒瘾发作时的痛苦;其次是换环境戒毒,住院接受全封闭式治疗只是短期的、阶段性的,有条件的可以考虑搬家,目的在于断绝以前的不良社交关系,大脑对吸食毒品产生快感有一定的记忆功能,其实就是一种条件反射,就像平常人看到喜欢的食物会流口水一样,患者再回到那个环境、接触到那样的场景、遇到以前吸毒的朋友这时就会勾起患者的记忆;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做手术,在脑内安装“无线远程脑起搏器”,植入式神经制刺激系统,戒掉毒瘾。

      一些社会原因和工作的原因会跟医生讲,有些生理原因医生也很难问得出来,比如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吸食冰毒、K粉是为了增强性欲,弥补自身因为先天原因或者年龄原因而存在的不足。现在社会上有些人一夜暴富,豪宅、跑车、各种珠宝奢侈品都买了,无法掩盖精神世界的荒芜;一个个闪亮的头衔、令人羡慕的荣誉仍然填补不了内心的空虚。要想帮助病人彻底戒除毒瘾,必须引导病人和家属坦诚沟通,让他们讲出吸毒的真正原因。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无数个案例都可以轻易证明毒魔如何恐怖,戒毒如何困难,但戒毒的理由只须要一条,就是回归社会、做一个正常人。
      无论是对于家庭,还是对于他们自己,戒毒都等于救赎,复吸就是再次沉沦。在这个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里,任何一个独立的个体如果在诱惑面前一再纵容自己、放弃自己,则很容易被甩到社会的边缘,以至在痛苦和幻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