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0|回复: 0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复制链接]

24

主题

26

帖子

42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4
发表于 2018-4-29 10: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也许大家看多了戒毒之后的故事
那么,一个普通人是如何沾染上毒品的
又是如何将毒瘾戒除的
他因何而吸毒,又为何而戒毒
……
也许通过这个故事
大家可以得知一二
……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这是一名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戒毒人员胡某。他是如何接触到毒品的?又是为什么从一个普通人变成吸毒者的?

在戒毒所内,类似这样的戒毒人员数不胜数。也许可以从这里,让大家了解戒毒人员所经历过的一切。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戒毒所里。他们并不全是坏人,甚至还是一个可怜人。


故事一:起源
第一章:入梦
入夜、三更时分。
我将头埋在被子里,但是依然隔绝不了从房间外传来的争吵声。
那个争吵声越来越大的,是我的父亲。
而在一旁扯着嗓子尖叫的,是我的母亲。
这是第几次了?不记得了。
印象中,哪怕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都能吵上一日不休。
明日还要上学,唉。
只希望他们能快点停止争吵,好让我能稍稍睡上一会儿。
我这样想着,将蒙在头上的被子拉的更紧了些。
算了,就这样睡吧……
可是当我醒来时,家里只剩下我一人。
父母呢?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早饭?不用想了,自己解决吧。
毕竟,还要上学呢。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们争吵。
后来我知道,那天之后,父母就离婚了,而我,被判给了母亲。
“以后就只剩下我们娘儿俩相依为命了。”这是我回到家以后,母亲抱着我哭着说的第一句话。
但是,我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离婚?为什么我就得和母亲相依为命?
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嘴上却不敢说出来。
我知道,如果我说出了这句话。将迎来的,是母亲的一顿暴打。
以前都是这样的,只要他们有了矛盾,我不管问了什么,说了什么,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父亲打我,母亲也打我。没什么原因和理由。或者只是为了发泄他们在对方那里受的气罢了。
而我,毕竟也打不过他们,不是么?
所以算了吧,就这样也挺好。至少以后挨打的时候,能少一个打我的人了,不是么?
哦对了,忘了说了。那一年,我还在上小学,只是个小学生而已。
END
第二章:上瘾
日子过得挺快的,我高中毕业了。
意料之中,没考上大学。而母亲也没感到意外。
自从他们离婚之后,我几乎就和母亲没有什么交流。
而学习成绩,也不见得能有多好。
之前有个朋友,在夜场上班,他也问了我要不要去和他一起工作。
我想了想,就答应了。至于母亲,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就这样,高中毕业后,我离开了家,到朋友的夜场上班。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现实的世界。
夜场的生活,五光十色,纸醉金迷。而昼夜颠倒的日子,则更是常态。
第一次踏入社会的我,有些迷茫,更有些无助。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我想和别人说话,但是身边却没有可以交流的人。就算有,他们讨论的更多的是钞票,是女人,是一大堆与我不相干的东西。
于是,我心里越来越压抑,越来越难受。感觉胸口要炸开一般,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做。
没有人明白我想什么,也没有人明白我想要什么,或许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在烦躁的情绪中,我试过自残,用刀片划伤过手臂。看着刀痕,看着流出的鲜血,情绪似乎有些舒缓。
但是,我也知道,这从根本上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那种压抑感,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我脑海里,挥散不去。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个同事,神神秘秘的将一包白色的东西递到我的手上。
“要不要来一口,可以解乏的。”
或许是那天心情真的很差的原因,我试着吸了一口。很快,那种压抑感就消失了。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天旋地转的晕厥感。过了好久好久,我才从那种晕厥中回过神来。
“这是什么东西?”我问。
“这是冰毒,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舒服多了?”
说来也怪,在吸食了冰毒之后,心中的烦闷感确实消失了不少。只是,想起那种晕厥感,我又有些退而止步。
“多来几次,习惯了就舒服了。”同事看出了我的疑惑,鼓动我道:“来,再试试。”
或者是他的话语鼓动了我,鬼使神差的,我又吸了一口。
这一次,那种晕厥感要小了许多。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久违了的幸福感,一直涌入脑中,难以自拔。
从那次起,我就知道,我上瘾了,甩不掉这东西了。
END
第三章:血色
这次糟糕了,是真的糟糕了。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居然会把毒品带回家里去了。
更万万没想到的是,还被母亲发现了。
早知道,昨晚上就不该吸那么多,这下好了,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母亲问我是否在吸毒的时候,我都不敢回答她。或者说,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是,不回答也是枉然的。证据确凿,无法辩解。
母亲哭了,她问我能不能戒掉毒品。我说不能。
如果戒掉了,我又会变成以前的那个样子。我讨厌那种压抑感,那种心里的烦闷,让人感到不舒服。
为什么?为什么母亲你也不理解我呢?为什么你要拦着我呢?
你知道么?就是因为你和父亲,我这些年过得多压抑你知道么?
我讨厌你们,特别讨厌。
是的,我讨厌,讨厌这一切,讨厌你们的存在。要是你不在了,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呢?
是的,只要你不在了,就一切都解决了不是么?
要不……杀了你?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利刀。
此时的表情,一定很狰狞吧。
是的,你怕了吧,不用怕,你看,我也用刀划过自己的,一点都不疼。
轻轻一下而已,血就出来了。你看,不疼的。
诺,现在轮到你了,我的母亲。
为什么你这么害怕?不痛的啊。
为什么你要跑?又要离开我么?
就像当年父亲那样?丢下我,再也不回来?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死了就好了,就什么都解脱了。
是谁?是谁拦着我?
是谁抓着我的手?是谁把我按在地上?
好痛……好痛啊……
真的好痛啊!
看不见了!什么都看不见了!谁把我抓住了?是谁?是谁?
END

第四章:梦醒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医院的病床上。
我试着活动双手,却发现被手铐约束着。
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当时的我如同疯了一般,拿着菜刀追着母亲,嘴里还大喊大叫。
“幸好警察来得快啊,不然恐怕你真的会杀了你的母亲。”医生一边摇头,一边感慨道。
我愣住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一旁的民警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告诉我,这是因为我长期吸食冰毒导致的后遗症。
此时,我才知道,长期吸食冰毒的人,由于冰毒对大脑神经的损害,会使人出现幻听、幻觉,甚至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原来……我也变成这样了吗?
不……我不要……我不要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戒毒……我要戒毒!
我撕心裂肺的嚎叫着,那一刻,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吸食毒品。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没有发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后来,民警将我送到了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在入所的身体检查结束以后,负责检查的医生看了看我,对我说:
“你是之前吸食冰毒的?”
“是的,怎么了?”我好奇的问到。
“啊,没什么,只是想让你看看。”医生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几个戒毒人员。他们的目光呆呆傻傻,身上穿着蓝色的约束服,而在这几个戒毒人员的身边,还有好几个看护人员,防治他们脱离管理范围。
“这就是吸食冰毒到最后的言行异常戒毒人员了。”医生叹了口气:“对他们来说,毒品对大脑的损伤太大了,而且,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那我呢?”我有些紧张的问医生。
“你还有得救。”医生说:“虽然你有过言行异常的经历,但是毕竟人还年轻,底子好,只要把毒品戒了,还是能回到正常的生活的。”
听了医生这些话后,我有些欣慰,又有些后怕。至少自己还有得救,那么,只要把毒品戒了,不就好了么?
END

故事二:终焉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胡某与主管民警日常交流
第一章:化蛹


依旧是三更时分,依旧有些睡不着。
只不过,这次是在戒毒所里,躺在宿舍的床上。
回想起自己曾做过的一切,不禁冷汗淋漓。
只不过,毒品这东西,能戒掉么?
从床上坐起,看了看周围沉睡中的戒毒人员。
呵,他们倒是不错,睡得死死的。难道他们就不担心么?
算了,别多想了。想的太多,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继续回到床上。但是睡意却四散全无。
听着四下此起彼伏的鼾声,心里莫名的却多了一丝暖意。
或许,在这样的环境里,自己真的能戒掉毒瘾也说不一定。
不管怎么样吧,反正都已经来到这里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这样想着,直到睡意再次袭来。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面对自己的主管警官,我有些紧张。
这是我第一次与警官进行谈话,甚至该说些什么我都不知道。
好在警官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只是询问了一些我的基本情况。并没有深入的询问下去。
只不过,对话的过程中,警官似乎很了解我的情况,就连家里父母的情况,似乎他也了解一些。
“有没有想过家里人?”对话快要结束的时候,民警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摇了摇头,说:“现在的我,没有必要去想家里人。更何况自己的情况都这样了,再想家里人也没什么用了。”
民警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将一张上账的汇款单放到了我的面前。
“自己看看吧,我就不多说了。”民警说完便离开了。而我,却在汇款单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是的,这笔汇款,是母亲汇来的。
当晚,我再一次失眠了。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对胡某进行安全教育

第二章:破立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也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这天是队上的休息日,而我,却被通知有人到所里来探视我。
通往探视室的路上,我一直想着,会是谁来看我。
而到达探视室的时候,我才发现,来看我的,居然是我的母亲。
我有些反感这样的场景,这算什么?来嘲笑我么?
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来干什么?
又来卖弄你那所谓的亲情么?还是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罪有应得?
我在探视室门口停下脚步,没有进去。
警官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对我询问缘由。
呵呵,我不想说,我为什么要说。
反正你们都是来看我笑话的,不是吗?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你们都在说什么呢?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走开!都走开!
不要在我耳朵边上嗡嗡作响。
都给我走开!!!
我肆意的吼叫着,发泄着心中的怨气。
如果手上有刀,我一定会把这些人都杀死!就像那时候一样。
等等……那时候?
我……我在做什么?
快停下,停下来……
这不是我想做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脑子好乱……谁能告诉我……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后来,我只记得,我被送到了医院,而医生在看到是我之后,将之前对我所说过的话,跟我的主管民警重复了一次。
“所以,从他现在的情况来看,可能之前毒品对他的大脑还是有一定的损伤,加上他可能存在一定的心理问题。所以我建议大队上先将他暂时单独管理起来。”这是医生对警官所说的话。
“那么,他会一直这样么?”警官问医生道。
“应该不会。”医生说:“随着他逐渐恢复正常生活,摆脱对毒品的依赖之后,这种幻听和暴力行为应该不会再有。”
“那就行了。”这是警官说的话:“把他带回队上吧,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第三章:伸羽

回到大队上,我被单独管理了起来。
身边随时随地都跟着两名戒毒人员,避免我再次出现之前的情况。
其实就连我自己,都有些害怕那时候的自己。
更不用说其他人了。从他们的眼神里,我能看到那一丝恐惧,还有一丝怜悯。
是啊,我都已经这样了,也许真的会变成一个疯子,神经病吧。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吸毒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我的主管警官将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堆书刊,隐约可以看见,几乎都是和心理学有关的书籍。
看来,这个警官也是个挺有学问的人吧。
我正这样想着,却看见警官将办公桌上的书全部一堆,然后抱起来,随手丢到一旁的柜子里,似乎……并不那么在意?
“啊,看不懂啊……”主管警官对我说道:“医生跟我说,你这毛病估计和心理上的毛病有关,结果我翻了半天书,啥都没看明白。”
还能……还能这样?
我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主管警官,不过仔细想想,至少这个警官是个实诚人,心直口快。
“所以啊,我就懒得看了。”主管警官说:“管他什么毛病呢,反正我们只要把问题解决了不就完事了么?”
“什么问题?”不知不觉间,我却被警官带入了他自己的节奏。
“在那之前,我先问你一句话。”突然,警官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想不想戒毒?”
我下意识的点了头,是的,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就行了,问题解决了。”警官一拍手,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更加看不懂了,这就解决了什么问题?
“没明白?”警官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于是回答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戒毒,我在这里的目的是帮你们戒毒。至少这一点上,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没错吧。”
这倒是没错,我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警官继续说道:“医生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因为之前你吸食冰毒,对大脑损伤的后遗症导致的幻听,从而做出的那些举动。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你的本意。”
“当然不是。”我脱口而出。
“所以咯,这一点我也是这样想的。现在我们又达成了一个共识。”警官说。
“那么,为了治好你这毛病,你会配合医生和警官的吧。”警官问道。
这还用问?我连忙点头。
“很好很好。”警官说道:“那么,有件事我想和你确认一下。”
什么事情?我有些好奇的看着警官。
“是关于你吸毒的事情。”警官问道:“可以告诉我,你第一次吸毒的原因是什么吗?”
或许是因为白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或许是这个警官让我觉得可以信任。我将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这位警官。
从小的父母离异,学校出来之后的各种不顺利,心里的憋屈,生活的困难,家里人的不理解,林林总总,我都叙述了出来。
而警官一直听着这一切,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当叙述完所有的东西之后,一直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似乎有了些松动的迹象。
似乎,这种感觉,挺好?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戒毒所]戒毒故事-吸毒史和戒毒之路
胡某参加心理团体辅导
终章:成蝶


那天之后,警官就经常来和我聊天。
不管是什么事情,有了一个倾听者的感觉,却也不错。
渐渐地,我开始信任我的主管警官,开始和他讲一些自己的故事。
奇怪的是,我讲的越多,自己心里那种压抑感就越少。
而自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幻听。
也许是医生说的对,当自己不在吸毒之后,就不会产生这种现象了。
但是我更宁愿相信,是因为警官对我的帮助,才让我不再出现这种现象。
偶尔我会想起之前,从现在的自己看来,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傻。
或许是现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才开始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才明白当时自己的困扰,其实都是自己造成的。
所以,毒品这东西,一定得把它戒了,然后,堂堂正正的回家去,和母亲说声对不起。
这天,又是一个探视日,而我,又被通知有人到所里来探视我。
“做好准备了么?”主管警官问我。
“当然。”我说。
这一次的探视,一定不会像上次那样。
而我,也从这一刻开始,摆脱毒品的控制,重新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