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1|回复: 0

戒毒医院的真实体验与切身感受

[复制链接]

60

主题

69

帖子

2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7-12-10 16: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相对于强制戒毒,自愿戒毒机构有病人隐私受保护、不留案底等优势,因此,尽管许多人并非想戒毒,仍然在有需求时选择自愿戒毒机构。

戒毒医院的真实体验与切身感受

戒毒医院的真实体验与切身感受
8月21日晚,50岁的魏东拎着衣物等日常用品,趁夜色来到位于北京市方庄东路的一家私营医院,气喘吁吁地爬到顶层四层。在最后一级黑色台阶后,一扇白色铁质防盗门阻断了前路。铁门比一般居民楼的房门宽大许多,门四周的白墙上,左边挂着“探视制度”,右上角有一个向外伸出的白色摄像头。

魏东是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吸食海洛因成瘾多年,算是一杆“老枪”。为了戒毒,他来这里住过几次,轻车熟路。但这一次,他和之前不太一样,神色慌张、心神不宁。他按下门铃,门内的保安简单询问了两句后打开防盗门;看是魏东,又拿出钥匙打开一把有3/4个苹果手机大的黑色大锁,然后推开防盗门内的另一扇铁栅栏门。

这里是医疗戒毒科,也是北京市卫生局批准的唯一一家民办自愿戒毒机构。只要走进这两扇大铁门,便意味着病患自愿与毒品隔绝,使身体“脱毒”;但走出去,大部分人心瘾难戒,科主任海啸说:许多人最后还是会走上复吸的老路。

毒瘾发作三部曲

第二天中午,三个男人按响了防盗门门铃。看见是生人,正在前厅和楼道晃荡的几个病人相互使个眼色,各自回房。原来,海淀公安分局刚抓了一名毒贩,身为“下家”的魏东被供了出来。这三人是便衣民警,带魏东回去协助调查。但刚一进门,惯于察言观色的“老枪”们就看出了他们的身份。

在戒毒科,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几名工作人员不明所以,多少有些紧张。不过,大部分时间里,让他们紧张的并不是警察,而是病人。由于身体和精神对毒品的依赖,戒毒病人在脱毒期间情绪暴躁,很容易失控。

有的病人难以控制情绪的表现是四处辱骂他人,大吵大闹。这也几乎是病人毒瘾发作得不到满足时的第一部曲。虽然嘴上不提“毒品”二字,但病人们找出各种理由吵闹的目的都是离开戒毒科,出去了,就能吸两口。曾有一名30岁左右的男病人毒瘾发作执意要求出门,医护人员和陪床父母怎么劝都不听,他扯着脖子大喊“不让我出去我就一头撞死在这,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第一招不奏效后,有的病人会进入第二部曲——自残。“一般这种病人之前都是吸食冰毒,行话叫‘溜冰’。”戒毒科行政主管王浦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冰毒对大脑中枢神经造成伤害,毒瘾发作时,病人情绪波动极大、失去控制,“那种时候,他们说什么都干得出来,说自杀就真敢自杀,说杀人就真敢杀人。”

王浦见过有病人企图用易拉罐拉环割腕,有人试图咬舌自尽,还有人用头撞墙。每逢此时,在这个共有13间病房的楼道里,总会看到陪床家属泪流满面,对亲人又爱又恨。好在病人自残前都有大喊大叫、歇斯底里的先兆,医护人员对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早有准备。所以一年多来,戒毒科里试图自伤的病人不少,但从没真正出过事儿。

病人情绪激动时,如果劝说还不管用,医护人员就要实行第三部——约束冲动行为,说白了,就是把病人的手腕、脚腕、腰部用束缚带捆到床上,嘴里塞进湿毛巾,防止意外。“病人入院前,我们会和家属签订协议,其中就包括约束冲动行为”,戒毒科主任海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病人知道这是为他们好,有时发作起来,自己就会要求“捆人”。

不过,王浦介绍,与“溜冰”病人不同,吸食海洛因成瘾的病人则安静得多。由于海洛因是从罂粟中提纯的药物,不像冰毒是合成类毒品,所以对病人的中枢神经伤害不大,主要是对器官造成损伤,让身体和精神产生依赖。当他们表现出自杀、自残情况时,大多属于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发出威胁。

但王浦认为,吸食海洛因的病人更难管理。因为“溜冰”的人毒瘾不发作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但长期吸食海洛因的人往往人格扭曲,脾气古怪,伴有复杂的自卑心理,脱毒期间的痛苦主要通过日常生活中没事找事表现出来,比如饭菜不好吃、护士扎针疼、服务态度不好,等等;还有人不遵守医院作息时间,大半夜在楼道里大声聊天;有人小偷小摸,有人故意和医护人员吵架,还有人想方设法把违禁物品带进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