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7|回复: 0

最后一次野外吸毒最终难逃法网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27

帖子

5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7
发表于 2018-12-16 16: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涵社区
孙华、李鮃、门建飞,三个90后小伙,称得上铁哥们儿。初中毕业后一起到北京打工,说来在北京也三个年头了。他们当过保安,干过销售,今年在北京五一节后,他们一起到一家歌厅当服务生。挣钱不多,刚好够他们在北京混下去。好在孙华家境不错,他爸在老家开过煤矿,后来做房地产生意。孙华作为富二代,花钱不缺,他是三个铁哥们中的一块“肥肉”,吃吃喝喝,出入歌厅,保健按摩,一概是孙华买单。
他们陶醉于北京的灯红酒绿,陶醉于生活的浪漫。渐渐地,沉迷于靡靡之音、纵情玩乐。
孙华很慷慨,人长得很酷,有点暴戾。
酷哥孙华说,“今天我生日,咱来点好玩刺激的!”
李鮃和门建飞异口同声:“好啊,哥要玩啥刺激的啊?”
孙华眉飞色舞,“冰糖。”
“啥,冰糖?那有什么好刺激的啊?”李鮃问。
门建飞也在寻思着冰糖有啥好刺激的。
孙华嘿嘿一笑,拍着李鮃肩膀,“告诉你吧,此冰糖彼冰糖,它是冰毒。”
“啊,冰毒,哥从哪儿搞来的?”李鮃问道。
孙华得意地说:“有钱啥都可以搞来,今晚咱们一起去莱利斯大酒店。”
伴着头一次吸食冰毒的好奇和放荡,孙华的生日过得超级“奢华”。
午夜十分,飘飘欲仙的孙华微信约来一位“美女”。
还没做事,三位警察破门而入。
孙华傻眼了。
李鮃和门建飞也一同被带走。
三个铁哥们儿被行政拘留15天。
从拘留所出来后,他们并没有长记性,孙华依然隔三差五带李鮃和门建飞先“玩”再“吸”。
这次随着身体发抖,门建飞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半天抖出了两个字“哥……哥”。
李鮃也不说话,就盯着孙华的眼睛。
直到门建飞无地自容地低下头。听到孙华走远的声音,再抬头时,看到孙华手里拿着的铁棍,吓得心脏都停了半拍。
门建华是比较胆小的那种,但自从吸上毒后总感觉后怕。他几次和孙华说,听说北京高新医院是很专业的戒毒医院,去那儿半个月二十天接受自愿戒毒,可以彻底戒掉毒瘾。
孙华骂道:“你就是一个看见树叶掉下来怕打头的种!”
孙华还另外结识了几个纹身的男子,其中开霸道的一男子在汽车后备箱里总要带一米多长的铁棍,声称这是一旦遇到不顺,就拿出铁棍来防卫。之后,孙华也搞来一根铁棍。
门建飞知道孙华被他他爸妈宠坏了,做事儿一般不喜欢过脑子。有人一撺掇一下就去吸毒,他就是对啥都好奇。你就是给他画个警戒线,估计他都敢踏出去!
另外一个做事不过脑子的,那就是李鮃。
李鮃的家境并不好,他爸也就是一个泥瓦匠,在东北伺候一个包工头,一年下来也就挣个六七万块钱。李鮃吸毒的劣迹被他爸发现后,教训过他多次。
那次,他爸得知他因吸毒被拘留,带一根足有一厘米直径粗的麻绳直奔李鮃的合租房。
麻绳的第一下落在李鮃的臀峰上。他爸的力道还真大,差点抽裂他的牛仔裤。
抽打的力量和痛感由蓝色牛仔裤面荡漾开去,激起了眩晕。怎么还没晕死!他咒骂自己。
“你心都坏了,想让我倾家荡产?!”李鮃爸的声音没有一点儿温度。
“啪!”话说着,惩罚的麻绳又猛不防抽打着他的腰间。
李鮃估计今天要死在这儿了。
他疼得哆嗦起来,喉咙里发出了惨烈的叫声。脑袋也跟着疼了起来。他感觉这70公斤的身躯被活生生地打断成五六节了。
“再干这种脑残事儿,抽断你的脖颈!”
“爸,不了,不了!”
他爸就是要给他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混账东西,不这样揍你,迟早会让你毁了我的家。” 然而,逛网吧、打游戏、打台球、唱歌、蹦迪,李鮃和门建飞跟着孙华依然无所不干。溜溜逛逛,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这种生活能维持到啥时候,李鮃搞不清楚,反正就是混吃混喝混社会的那种。
门建飞的爸爸在老家做地摊生意,生活拮据。虽然他跟着孙华在北京混吃混喝,但他觉得不会是长久之事。特别是那次被拘留后,每次偷偷摸摸吸毒总是提心吊胆,但戒不掉。这次,他又和孙华商量,“哥,咱们还是去北京高新医院那儿干脆戒毒吧,我怕以后再被拘留。”
“吸个毒你就这么婆婆妈妈,以后咋干大事?”孙华打一个响指,“走,咱最后再吸一次,听你的,然后去那个北京高新医院戒毒。”
“还要去哪儿吸?”
“这次咱们去野外吧,免得让警察逮住。”

最后一次野外吸毒最终难逃法网

最后一次野外吸毒最终难逃法网

刚好,他们三个辞去了在歌厅当服务生的工作,孙华打算凭自己的长相带领李鮃和门建飞搞网络直播,或许能搞成产业。这次孙华带李鮃和门建飞去北京西山脚下的旮旯里吸上最后一次。
孙华刚好打开装得严严实实的“冰毒”小包,五名警察犹如天兵,霎时出现在眼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禁毒吧_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